波澜翻腾,鲤鱼回归!黄河下游最窄处只有275米,汛期胜似壶口

波澜翻腾,鲤鱼回归!黄河下游最窄处只有275米,汛期胜似壶口
声势赫赫的黄河流经东阿,在河曲处构成淤地,人迹渐旺。这儿是黄河下流最窄处,这儿是七步成诗的曹植魂居之所。听鱼山梵呗,食黄河鲤鱼,观黄河波涛,成为东阿的共同风景。  艾山卡口水流急  沿着弯曲弯曲的小路,总算来到了东阿县艾山村。  “这几天,村里正忙着修整路途和院子,下一步要打造成村庄旅行观光区,下一年春天再来,便是另一种现象了。”74岁的艾山村乡民李兆忠快乐地说。  从村路走向李兆忠家,左手边是一片矮小的植被,因为隆冬已至,树叶早已一片不剩。李兆忠介绍,这是牡丹林,每年4月花开时,艾山牡丹节会吸引来很多游客。  艾山坐落在华北平原黄河西岸,虽只要几十米高,但却全国出名。村里祖祖辈辈相传,早年艾山盛产能够入药的艾草,特别是出产的一种九顶艾草极为稀有,每到收成的时节,天上的仙女就会下凡来采摘。艾山的姓名正是由此而来,不过它的名望却源于艾山卡口。  艾山村边,便是黄河下流最窄处的艾山卡口。  山东东阿黄河国家森林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,艾山处于黄河左岸,对面为平阴外山,两山挟制,构成天然的河道卡口。艾山卡口从来被视作黄河下流河道由宽变窄的分界。“艾山卡口以上河段河道宽一般在5到10公里,而艾山卡口往下的河段河道宽仅为1.5公里左右,一会儿缩小成五分之一。”  更令人称奇的是,艾山脚下的险工坝与彼岸山头坚持最窄处,黄河河道宽度只要275米。每到汛期,当急速的黄河水从上游蜂拥而到艾山河段时,便被挤在狭隘的河槽内,吼怒、咆哮、飞跃,构成不是壶口却胜似壶口的绚丽景象。当地有诗咏道:“秋观浪涌冬观冰,正月十六放河灯。黄河鲤鱼跳卡口,艾山脚下锁蛟龙。”  “有鱼无菜,不算怠慢”  除了卡口的奇迹,还有“蛤蟆”的故事。黄河滨这座山又称蛤蟆山。原因是东南坡上有一块造型奇特的大石头,攀附在崖壁上,形状好像一只硕大无朋的蛤蟆,由远望去犹如大蛤蟆一颠一颠地朝山上匍匐。乡民李兆忠说,当地人管这个景象叫“黄河泛舟观动石,一只蛤蟆爬峭壁”。  据了解,这儿曾是济水故道,清朝时又是运盐河,黄河于1855年夺大清河之后,河运才逐步式微。李兆忠介绍,曩昔,从河南到山东交游的河运船舶,从前无数次通过蛤蟆石。“仅仅后来跟着黄河淤积,周围地上被全体抬高了十多米,山的气势不再,河里行船也成为前史。”  在东阿,鲤鱼是特征。“有鸡无鱼,不算宴席”“有鱼无菜,不算怠慢”,这是东阿人再了解不过的两句老话。这儿的鱼,指的是东阿的黄河鲤鱼。  早在春秋战国时代,鲤鱼就被当作宝贵的馈赠礼品。前史记载,孔子20岁时,妻子为孔子生下一子,其时鲁昭公派人送来一条大鲤鱼,表示祝贺。孔子以国君亲身赐物为极大的侥幸,因而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鲤,字伯鱼。  鲁菜的代表之作糖醋鲤鱼正是以黄河鲤鱼为质料制造而成。此菜香味扑鼻,外脆里嫩,且带点酸,成为一道好菜。  黄河鲤鱼成地标  在山东境内,黄河流经的当地大多出产黄河鲤鱼,而东阿黄河鲤鱼却具有“我国农产品地舆标志维护产品”和“我国地舆标志证明商标”的共同身份,2017年到2019年,更是接连三届获“我国国际现代渔业暨渔业科技博览会金奖”称谓。  黄河鲤鱼虽然身份不俗,可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新品种“建鲤”的推行及黄河的断流,给野生黄河鲤鱼带来丧命的冲击。因而,时至今日,黄河鲤鱼重回餐桌,仍面临着求过于供的困难。  “很多人有这样的误解,以为黄河鲤鱼便是养在黄河水里的鲤鱼,也说不清楚黄河鲤鱼有什么特征。”东阿县大桥镇的黄河鲤鱼饲养户冯先生介绍,黄河鲤鱼外形共同,金鳞赤尾、体形梭长,在口感上,与其他鲤鱼也有不同。  黄河鲤鱼饲养在东阿的快速开展始于2010年,现在,大桥镇的黄河鲤鱼饲养基地年外销鱼苗1.2亿尾,已成为全省最大的黄河鲤鱼良种供给基地,良种繁育、无抗生素饲养等技能在省内居于领先地位。  但是,这样的成果来之不易。饲养的黄河鲤鱼主要靠吃饲料,吃的饲料多了,成长速度加快了,口感却并不好,商场不认可。为了提高黄河鲤鱼的质量,当地水产部分探究改进饲养技能,对上市前的黄河鲤鱼进行活水净养。“其工艺是把黄河鲤鱼捞上来之后的15至20天之内,不给投任何食料,然后用循环水冲。这样,它体内该分泌的东西都分泌出来了,鱼的口感也上去了。”冯先生解说。  曹植墓静卧在鱼山遗骨失完工惋惜  在东阿,有一座很有名的墓,墓主人便是流芳百世的文学家、留下《七步诗》的曹植。  曹植葬在了东阿鱼山。鱼山海拔82.1米,坐落东阿县城南19公里处,为泰山西来的余脉。曹植任东阿王期间,很喜欢鱼山。一次到鱼山游玩时,他忽闻空中梵乐大鸣,他独听好久,记录下来,写成了“梵呗”,流传后世。所谓“梵呗”,是佛教徒以短偈方式赞唱佛菩萨的颂歌,现在鱼山梵呗现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  自古,曹植墓便是荒芜的。虽然曹植有诸侯王的头衔,但他身后远离宗族墓地,单独长逝鱼山。因而,曹植墓很早就破落不胜。隋代时,曹植墓现已崩塌。他的十一世孙曹永洛发现后,奏请北齐孝昭皇帝恩准,才对曹植墓进行了修理。  1951年春,有人发现一男孩正拿着一把刻有“曹子建”铭文的佩剑游玩,所以把佩剑买了下来,随后平原县有关方面派了两名工作人员,和东阿县文化馆工作人员一同,对曹植墓进行了整理开掘。  古墓开掘前,当地就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:“破开曹子建,富了神州十府一百单八县。”大众想当然以为,曹植墓中装满了金银珠宝。但是挖开墓才发现,现实并非如此。  墓中的随葬品较宝贵的只要曹植王冠上的金雕1枚、坠珠3颗、玛瑙2颗、玉带挂钩1副、金质佩剑锁链一挂,其他满是一般的陶器。别的,还发现了曹植的28块遗骨。  不过世事流通,这些遗骨后来不知下落,留下了千古惋惜。  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张九龙 张超)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